鬼姬

[第二章]星光


——待我们将最后一粒雪化作光芒”


    “我没有名字。”


    “什么…?小姐您是在和我说笑吗?”


    “并没有,先生,还有…我并不是女生。”


    黑衣人取下自己的帽子,那是一头的银发,每根发丝似乎都有魔力般,十分的没了,让人看了想要取下一把握在手中,似乎都是珍宝一样,黑衣人抬起头,眸子,澄澈的眸子,当领头的看到这双眼睛时愣了愣,他我还没见过如此澄澈的眸子,真的很美丽,即使那是一双银色的,与那银色的长发混合在一起,分辨不出到底银发更纯还是眸子更纯。


    黑衣人见领头的半刻钟没有回话而是呆呆的站在那里时,皱上眉头,做一副生气的模样,这可真的没有礼貌…


    “喂,喂,先生,您在听吗?”


    待黑衣人唤了许久,领头的才反应过来,作一歉意的笑容,对着黑衣人脸上的表情有些尴尬,似乎对于刚才他的未搭理感到愧疚,那双眸子对于领头的来说,是全世界最澄澈的眸子了,方法整个宇宙的繁星都倾倒在这双眸子中,唯一的缺陷,大概就是黑衣人那句,“我不是女生”了。领头的问道:


    “请问…先生?您刚刚的话是在和我开玩笑吗?”


    这个时代的居民绝大多数…哦不,应该是没有一个男子是留有长头发的,甚至政府规定,不许将头发留长至腰间下,显然,这位银发少年的头发已长过了腰间,可真是奇异,多半是别的界面来的人儿吧,多半只是不知晓这儿的规矩,政府多半会原谅他的这一次无知。


    “不,我没有开玩笑,我的确没有名字,代号倒是倒是有,而且你这个问题,我刚刚已经回答过你一次了,先生。”


    “抱歉…您的眸子,着实的…有些让人震惊。”


    少年听到这,皱着的眉头霎时变得舒展,似乎还藏着几份喜悦去,毕竟那可是他引以为傲的银眸啊。


    “当然,我知道。”


    领头不禁觉得这人可能有些过分自恋,但是这份自恋确实有配得上的资本,要是领头的父亲现在就站在他旁边,一定会将这位少年的双眸哇下来,因为领头的父亲不是什么好东西,贩卖的,也不是什么好东西,现在领头的想想就很让他恶心。


    “那…您的代号是?”


    “应该,大概,可能,是‘zero’其实我记得也不清楚,是那群老爷爷这样叫的,话说这代号可真不是顺口的叫。”


    领头的在听到这段话时,脸色变得有些煞白,因为这个界面上,能称得上老的居民没有一个,有的那几位也不是居民,领头的听他的母亲讲过关于那几位老人的故事,结局都不怎么样的,大多都是be,所以也就只记得那些零零碎碎的回忆,总之,就是印象不太好,是这个平行界面的神一般的存在,大概是创造了什么吧。


    “嗯?怎么了,喂,先生?你的名字还没有告诉我,礼尚往来,说吧。”


    “斯…斯尔。”


    斯尔的表情并不怎么好看,这就让银发少年很是奇怪了,不只是普通的问问题然后回答吗…可能是自己没注意到用词?那下次注意注意好了,但即使是用词,反应似乎用不着那么大吧…少年不再关注斯尔,再抬高头去看看那拱门,做工极其精致,只不过经过风雨的击打,变得奄奄一息,掩藏的灵气已经没有了。


    “斯尔,这扇拱门,我们什么时候能进入?”


    说罢,银发少年坐在一旁的大石头上,双腿一摆一摆,看着那边的斯尔,被这银发少年一提醒,这才记起了重要的事情,回着她的话。


    “现在就可以进去了,我们就这样没聊几句大概已经过了半柱香的时间了吧。”


    银发少年点点头,斯尔转身对着他身后的熙熙攘攘的人群拍了拍手,示意他们听他讲话,人群中嘈杂的声音逐渐变得小声起来,一颗颗的人头都转向斯尔,盯着他看,有一小部分的人则是盯着银发少年,大概是对他的银发吸引过去了,这倒也不喜欢,斯尔见没了声音,便清了清嗓子,道。


    “咳咳,你们听好了,接下来你们需要一个一个走过这扇拱门,当你们踏进这扇拱门内后,请务必记住,你们的生命就不再属于自己,而是属于你们所需完成的使命的,生命与使命同在,而这地方并不是不通人性的,待你们其中谁有着幸运之神的运气时,或许你们会遇到一位大人,她会给予你们所需之物,她会实现你们任何的愿望,不受一点亏待,但是,这些馈赠,都是等待你们出离这一地方时再有效的,请记住,当年遇到她时不要沾沾自喜,你遇到她了,那才是祸害的开端,我这十几年来,还没有遇到过有人得到她的馈赠还能活着出来的家伙…那祝你们好运,kids。”


    语毕,人群掀起一番热火,大概是关于那个个大人的事,但这群人的眼中,只有馈赠二字,之后的灾难可以说是一点儿也没有在乎过,可真是一群贪婪的家伙…


    ……


    既然是困难中得到的馈赠,那么必然的十分危险的,在不知情的状况下,你可能运气好,得到了馈赠,但是,这由此会吸引上千上万双盯着你的眼睛,随时准备将你置于死地。


    所以,它的危险的,不该携带的,单曲,他可以做到 。


    ……

    “斯尔,他们为什么那么激动?”


    “可能是因为那份根本无法带出的馈赠吧。”


   “唔…那份馈赠…有什么用吗?”


[第一章]明辉

        光明——当雪城最后一颗雪花落地时”

    他们都说那是个神秘的地方,旁人对于这城市的形容,大概被禁锢于“死城”“灵城”“恐惧”“宝藏”…有贬义,当然也有好处,就拿“灵城”这一印象作比方吧,这一称号,并不是有许多的鬼魂幽灵之类的东西,而是这座城充沛着十足的灵力。当然,“死城”是因为这里除了灵力,荒芜的灵力,它们是无主的,这些灵力虽充沛,但都沾染上了不该有的妖气…

    “你看!!又有人提出搜寻那‘死城’的宝物了!”

     “唉年纪轻轻,活着不好吗…”

    “大概是被逼的吧…真可怜。”

    又是一个牺牲品,围拢在全息投影的告示前的人们,嘀咕着,兴许有的人怀着看好这前往“死城”的人的看法,亦或者对于这人的作为看做是不知死活,诸类。

    “……唉”

    离人群不远处,一披着黑衣的人,坐在一木椅上,听那些人的谈论,脸上的脸色不见得有多好,轻叹一声气。

    “我的命…第一次觉得不那么重要,那些人也真的……社员又怎样,不也是人吗,虽然我不会死…”

     这人口中诉说的都是这里的人儿所不能理解的,大概就是“异种”吧,最初这人来到这城市的时候,还不知道他是来干什么的,也就是一群老爷爷给他进行了一场让他难以忘记的“洗脑”!才知道他只是个被捡回来的外来人员,大概以前的人啊都需要这样的经历,才能从“旁支”转“正支”。

    “也真是不通人性的老爷爷们。”

    全息投影的告示熄灭了,人也散了,那人便起身往一条漆黑的道路行去。渐远。

    ……

    “报告!‘zero’已按照计划顺利进行了!”

    那是一个洪亮是声音,有一股震慑力,但那张完全入不了眼的面具就有一些难以言喻的感觉了。

    “嗯,暂时应该不会出什么差错,回去吧。”

    暗处中传来一含糊不清的声,让人听着着实不舒服噗,诺大的房间中,只有一颗在半空中悬挂着的深蓝色水晶,闪烁着微弱的光芒,似乎内部的能源已经有些枯竭了,接着听到的是一声哀叹。大概是为此可惜吧。

    ……

    那黑衣人手中的地图已经被他从头到尾仔细看了个遍,但并未发现什么,只是几根画得有些抽象,从一点分散开的几条支路罢了,也并没有和这看着十分复杂的街道有一分的相似,此时黑衣人已经开始有点质疑那刚才抓来讯问的老头是不是骗了他了。

    “啧,这老头给的…破纸有什么用。”

    说罢便将地图放入自己的口袋中,揭下一直戴着的帽子,所能见的,那是一头银长发,只不过现在变得有些乱糟糟的了,他伸手去理理,顺一顺,便顺了许多,没有之前那么炸了,只不过变得不怎么“茂盛”了。

    那人抬头望望天,口中喃喃自语着一些古怪的言语,不知道她在说什么,可能是某些书上留下的咒语吧,也许是拿来保平安的…??

    念叨完,往不远处走去,那里集了许多与他差不多身高的人。

    ……

    这是一场游戏,拿生命作赌博的游戏,大概吧,在别人眼中是这样的,但是,在那黑衣人的眼中,也不过就是一场必须完成不容许一点出错的任务,要得完美,应该是天真吧,总是觉得这个寒气极重之地有着不可触碰的宝藏。

    ……

    “听着,你们接受了这场任务,预示着你们可能会死在这座城市,当然,除了你们生命力十分的顽强。”

    以玩笑的语气诉说着这些接受了任务愚蠢人们,这座城市没人回来,但每年依旧会有人陆陆续续的前来,当然,肯定是被逼的,不然谁闲着无聊是来送死的呢。

    “伙计们,如果想顺利通过,最好跟紧我,谁都知道这途中会不会突然窜出一只怪物把你们吃掉呢?刚说过的话,希望你们记在心里。”

    领头的那人对着他身后熙熙攘攘的小青年们再次讲到,只有之前那位黑衣人没有跟紧大队部,甚至连那领头的任何一句话都没有听进去!领头的人吧,也不是不管的,看到人群最末有一孤零零的人,还穿着与众不同的黑袍,有点疑惑,但也问了问他,十分听清他说的,是否会跟丢,人命可不好玩儿,啊,虽然那黑衣人的不是人命。

    黑衣人只是朝领头的摆摆手,示意他知道了,不用担心他他会照顾好他自己的。

    这可不是有没有信心的问题。

    因为他就是很强。

    待到领头的人将这群人带到一门巨大的弧形拱门,有些年代了,与这世纪上所有的先进科技都比不上,甚至可能隔了几千个年代。

    黑衣人径直走到人群最前面,与领头的站在同一水平线上,仔细打量着这弧形拱门,是在取材,也是任务里一项,同时也是最简单的。领头的看到一个连他身高的一半都没有的小孩儿走到前面来还装作很有学问故作的样子,有点生气了,气的是他一会儿走上前,一会儿排在最后,真的是一种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领头就算想把他扔到死城去离开大队部让他见识见识这死城的厉害,也只能想想罢了,做不到的,这是身为一种名叫“导游”?的职责,很多人这样教过领头的这人。

    “喂,别乱跑就行了。”

    所以领头的只能给黑衣人放宽一点。

    “对了,伙计你叫什么?”

    领头的终是记起来了问姓名这一重要事情,他便伸手对着黑衣人群勾肩搭背,因为身高差距十分大,也就只能将手搭在黑衣人肩上。黑衣人抬头看着这比自己高的大块头,并不想说什么,或许也把领头的当成取材的了吧。

    毕竟这个世界可是十分神奇的。

    黑衣人揭下帽子,用那对纯银的,有点让人着迷的眸子看着领头,领头的顿了顿,可以是对着银眸银发的孩子有点震惊。

    “我没有名字。”

[序章]雪城

——那夜的雪花飘得格外让人心寒。
——对于他来说似乎并没什么。

一个没有感情的怪物”

    他们是这样称呼我的,一次又一次的唾骂,呵,已经习惯了,不论如何,都已经无所谓了。即使我有一颗和称之为“人类”的生物一样的物品——心,但这颗心也是不跳动的,没有任何用处,对于我来说,单只是个装饰罢了。

    ……

  “你怎么还没有去死。”
  “卑贱的东西。”
  “哦,万能的神啊,您为何会创造这样一个丑东西。”
  “真令人作呕。”
  ……

    此类的话语,我早已听了不知道多少遍了,上千?亦或是上万?呵呵,大概吧。反正早已不在意了。

那个…请问您需要帮助吗”

    那是一个温柔的声音,是至我到这座城市以来,第二次听到,这种‘温柔’的声音。让人温暖,那是个小女孩,从她那对碧蓝色眸子中,我能读到她残有的害怕,还是这副模样的问题吗…她的模样可真是令人羡慕…想必会有不少人喜欢她吧。但这也没什么,不是吗?

    啊,我当时可真想伸手去抱抱这个女孩儿啊。

    可……已经没有机会了,是我没有珍惜。为什么当时的我,选择了沉默?

  “对不起…是我打扰了您。”
   ……
  “……不,并没有。”

当他回过神来,眼被一张黑色的布蒙蔽着,耳畔只想起了机械般的声音。

内容是这样的:

代号‘zero’,实验开始”

咳咳,这里宣群)

表示想要一只靓丽克利切!!!我需要同体!!!!

我生得如此可悲。

不需要自戏,对很水

然后大概,很多奈布or杰克??

欺诈!!!)×乱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