则辰

咳咳,这里宣群)

表示想要一只靓丽克利切!!!我需要同体!!!!

我生得如此可悲。

不需要自戏,对很水

然后大概,很多奈布or杰克??

欺诈!!!)×乱入

【裘杰】Tear tracks”.02

接着上次的垃圾文!!

    强烈的灯光刺痛着裘克的眼睛,如此刺眼的光,裘克很少感受到过,裘克攥紧手中的笔,想想,他真的要把鲜艳的红色画在自己的脸上?到最后可不知道能不能够洗的干净。

    透过镜中,能够看见对面坐着的人——微笑小丑,他早已梳妆好,整理整理衣领,抬眼那刻,对面的微笑像是发现了裘克停止动作透过镜子看着他自己,本来就是笑着的“嘴”,又向上扬,笑,再朝裘克挥挥手。

    他这是,在给自己示好?裘克不是很明白这种做法,这种诡异的笑容,有半分的熟悉半分极其厌恶,大概这样的示好方式,带着些许的“绅士”?还是说,是团长教出来的人?会伪装?不管怎么样,这都不关裘克的事,他也就,摆摆手,也顺示意友好。

    “您好,裘克先生。”

    随意粗略画好妆容,裘克正准备站起来时,那边的微笑起身背对他朝他问声好。一声问好罢了,也没什么。

    “…您同。”

    “呵呵,第一次见面,我是Alvin·Campbell,当然,您可以直接称呼我为partner,亦或是,俗人所称之的‘微笑’。”

    “毕竟,您可是团长说过的不可缺少的搭档,戏中名,或许也是个不错的称号。”

    此番作势友好是为了凸现他自己是个好人吗?还是裘克自己多虑了?那一脸和善的笑容,脸上印着“好人”二字,这也不像是团长带有心机的面貌,眯着眼睛笑,毫无戏弄常人之情,或许真的是他多虑了?希望吧。

    “大概,能同您有个愉快的共处。”

    那边的微笑微微张开眯眼浅笑的眼,露出瞳眸,是和那个人一样的鎏金色,可细细一看,裘克眼前这人的眸子,虽说是少许可见的鎏金,也是裘克迄今为止最喜欢的眸子的颜色,但比起裘克见到的第一双金眸,不知多了多少不纯的掺杂物,让这双金眸,显得如此混浊,不纯,在裘克眼中,这双瞳眸也算作用二字形容:“诋毁”。

    不知道这团长是怎样培养的,裘克将有点乱了的头发理了理,瞳眸撇过,避免看到那张高傲而让人厌恶的脸,那双瞳眸,尽管掺杂的不纯之物,但,也会让裘克想起一些以往的过事。要是能有个人杀掉那天那只鸟就好了…

    起码不会让鲜血在那天流下…

    ……

    “裘克,我想送你一份gift。”

    站在裘克面前的男人,手持两三朵玫瑰,是采摘下的,香味格外的浓烈,像是沾染了玫瑰香水的贵族女人,高傲。

    男人背在后面的那只手,是一个小小的,精心包装着的小礼盒。

      ……

    “怎么突然想到这件事情了……”

    刚走了会儿神,裘克像是不想回忆到这件事情来,小声嘀咕抱怨着,要是之前的这份礼物没有出现,或许,现在裘克还会挺好的。

    起码不会像这样,遭受各种嫌弃,裘克真不能明白,只是一个角色,单纯的角色,而因为这角色的性格,就会遭受这样的厌恶,也真是奇怪的设定,这样的话怕是一会儿他上了台,也会遭受同样的厌恶,或是翻倍的。但这又有什么关系,对于裘克来说,现在他这样,也是正常的,毕竟做过的那些事…在别人眼中表面上“央求”着团长的裘克,实际吧,细细看就很容易看出,他并不是会好好看待这个所谓的“团长”,似是嚣张久了。

    站在原地的微笑,见裘克没有点滴的动静,是在发神?便出于第一次好心,问了问。

    “嗯…?您怎么了,裘克先生?”

    “您是,有心事?”

    “没有。”

    “啊…您有任何烦恼都可以和我说说,当然,如果您不介意。”

    把烦恼变成心梗吗…肯定介意啊。千方百计的针对吗,真不知道是哪个无聊的人这样教给这整个马戏团来寻乐子法子,裘克平时虽说做事有些的冲撞,但是,和人倒是没有太多的交集,很少很少,也就一个人吧。

    夜落,是裘克到达这马戏团的第一个夜晚,裘克熬过下午,也并不是很艰难,今天似乎马戏团的生意,并不是很好,导致,来的人很少…没有人,哦不对,是极少人知道了这个马戏团新来了个小丑,妆容很吓人的小丑,是哭泣。

    不引人注目,也是个好事吧,对于拥有一张没人喜欢的脸的人来说。

想要赞!!!!

【裘杰】Tear tracks”.01

#幼儿园文笔了解一下???(×
#原皮裘克×微私设杰克。
#第一次写文,怪怪的谅解…!???
#标注裘杰,其实,有点裘杰裘???(自己感觉×
#ooc请避雷!!!
#要是没有什么介意的!!请安心食用!!

    Hope can help you change the course of your life.”

    马戏团的小丑分为微笑小丑和哭泣小丑,这点,没人能比他熟知。

    再一次踏上舞台,略微的走得轻了些,像是生怕被人知晓自己的存在,天生的苦瓜脸,就该受到人们的嫌弃,就该饰演遭受嘲笑的角色,这就是,人们眼中正常运转的星辰轨迹吗?

     当裘克踏进这个破旧的马戏团时,某些事情在冥冥之中,结局就已经定型了。

    “裘克,微笑小丑已经有了那边儿的伙计饰演了,所以抱歉,唯一所剩的哭泣就…”

    团长努力在他那张满是褶皱的脸中挤出一个勉强的微笑,哭泣小丑的角色,没人喜欢,团长知道,所以不可能会有人来饰演这个令人厌恶的角色的,但,没有哭泣小丑的微笑小丑又有什么意义呢,partner很重要。但团长脸上硬生生挤出来的笑,包含的是嘲讽,侥幸,以及对于微笑的溺宠,并没有对这位名为裘克的抱有什么期望。

    “…我知道了。”

    裘克对于面前满是皱纹,还硬要让脸上展现出一种诡异笑容的团长,有种说不出的言语。在外人看来,这笑容就像是一种老人特有的慈祥,而裘克看到这张脸,单只是心里发寒,并没有看待好自己能不能做好这番事业,毕竟裘克眼前这个老头子,是出了名儿的不靠谱,为什么裘克来找他,还不是因为迫不得已。还好这马戏团的生意能凑合着,虽并没有每天的人是爆满的,但,对于裘克老说,少许的寂静空荡,意外的会让人感到些了舒适。

    看着裘克明白自己意愿的团长伸出满是茧子的手,拍了拍裘克的肩膀,装出一种看似恩人般的的样子对着裘克,示意他好好做。这真是有一种刻意做作的感觉,看着真的不爽。裘克握紧拳头,咬咬牙,忍住不往这张“慈祥”的脸上挥去,能有这样的事业,要怪,就只能怪自己天生就是不讨人喜的脸吧。

    伸出手,裘克拍掉了那个搭在他肩膀上的手,眼神四处游荡,想要转移视线,不在意这人儿,可是好像并没有找到些什么有趣的东西,都很单一,随后轻叹一口气,便是一脸嫌弃的看着眼前的男人,啧一声,团长团长,说到底不也是一个下等人?摆什么架子?真讨厌。

    对于上等人给裘克留下的印象,无非只有傲慢,目中无人,欺软怕硬罢了。而这个团长,似乎和裘克印象中的上等人有些相似,怕不是当马戏团里阶段最高的人当久了,自然忘记了自己的身份。哼,也是可笑。

    “……”

    被拍掉手的团长显然有些不高兴,蹙眉,裘克的动作让他极其不适,当上团长那天起,还没人这样对待过他。

    “怎么了?团——长——?”

    特意拉长“团长”二字的尾音,是的,这样叫并没有为了装作另一种性格,而是带有讽刺意义的,既然裘克他自己被讽刺了 差不多对应的,讽刺他的人再怎么说也得被自己好好讽刺一般,不然心里就是会有莫名的怒火。

    后退小步,团长看起来似乎是有些,害怕?这有什么好怕的,仅此是一个即将在你的指挥下工作的一个小角色,有何可怕?

    “没。没事,如果没什么时的话…裘…裘克你现在可以去…稍稍准备准备了。”

    “……哦。”

    团长的无奈中透露着害怕,这是真的,没人会这样对待他,没有人,这是第一个,团长真心怕这样的人会带起所有的员工,到时候,就不是他能够主宰的了。职位高于别人又怎么样,在社会,依旧是最低阶的,只是不太那么努力的工作罢了,啧,说到底,他自己也只是有点的好处,就开始把他的地位往上带了。

    盯着眼前表情变化十分微妙的团长,裘克偏偏头,不太懂团长到底在想什么,这个世界上,他自己唯一能理解到对方在想什么的人,只有一个。裘克想到这个人,不禁笑了笑,不知道那个人现在,过得好吗,死了吗…

    有点 想他了?

    …反正再怎么了,那人也只是一再的虚伪。